索池文苑

李瑞芳|永远的村庄

来源:| 编辑:索池镇 | 日期:2018-05-15 | 阅读:233

永远的村庄

/李瑞芳

t0135674f1800bfa388.jpg

午后,沏一杯清茶,从成堆的家务切换到一本书,三百六十度,许是日子久了,愈加怀念过去,怀念那个生我养我育我的土地,过去的日子总是深深浅浅地踩疼我的记忆。那些文字里山坡微笑、蝴蝶纷飞、牛儿洗澡,月亮、虫鸣、山野,还有那么多低垂的事物,正散发着诱人的气息,我的记忆便不由自主,忍不住携手这样的画面,一起赤足在家乡泥泞的土路,迈进记忆......

t016b4676bd3031646c.jpg

乡村的春天,随早起的鸟儿一同苏醒,苏醒的还有地上刚刚探出头的小草,早起的农人拿着攫头,牵着牛儿下地,农人时而唱着山歌,时而妖声吆喝,那声声山歌,吆喝声穿过密林,透过河水,唤醒满山遍野的小花。

家乡的山野不高,但物产丰富。以山为生的祖祖辈辈在山野穿行,山上的每寸土地很土,农人一样憨厚,母亲一样坚韧温暖,无论什么时候,都给孩子富足的生活,又永远那般安静,无比耐心地聆听孩子们在田间争吵打闹,纵容人们一次又一次的雕凿,依然用土色的爱养育着一代又一代。

山上有树木,有草、有药材、有各种动物,还有我童年的很多很多向往。最早的记忆,山坡就是一个聚宝盆,在鲜花盛开的时候,早上奶奶背着大背篓,拿着干粮,带着我们采摘一种被叫做"鸡蛋皮"的植物,这种植物它个儿不高,叶子如同鸡蛋般大小,可以治病,市场有人收购。采摘"鸡蛋皮"时我们感觉不到累,饿了啃干馍馍,渴了就喝石缝中流出的水,那水喝在嘴里凉丝丝的,有种甜甜的味道。采满背篓,直接买给当地药材贩子。然后我们拿着钱,用微笑填满空空的背篓,肚子叽咕咕噜的叫着却感觉不到饿,奔着、跳着回家去。

小时候不懂什么是幸福,长大后才知道幸福是与亲人一起劳动,与亲人们一起欢笑。

多少年后,山野最亮的一景,反复出现在梦里的依然是草木,奶奶,鸡蛋皮。

t01029a908c98519605.jpg

土屋很土,土做的墙,土做的地,木头搭的椽,青色的瓦。生活在其中的人,土墙一样憨厚,坚韧。她耐心地等待我呱呱坠地,用土色的慈爱,土色的怀抱,纵容我和窗外的风声雨声,呼啦啦地长,凌凌角角,磕磕碰碰长成怎样是怎样。

土屋有门、有厅、有炕、有美好的怀念。 最初的记忆,土屋里有许多神奇的事物,白天可以看到夜晚的星星。

清晨,我们忙着做梦,太阳总会躲进瓦缝里,眼睛一眨一眨的,形成道道光线,那光线总是刺痛我的双眼,赶紧醒来去学校。

夏季的夜晚,虫鸣叫个不停,炽热的灯发着白光,灯光下,妈妈很美,黑色的秀发中躺着几许青丝,一针又一针给我们全家老少拉着千层底。我坐在一旁,手里稀烂的小人书,不舍的丢弃,那些小人书,香甜了我整个梦境。

而今,家里的好多亲人不在了,土屋不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水泥混凝土而成的平房,亮亮堂堂的,邻里之间,一家比一家漂亮。

t01711515adaf923d55.jpg

小时候的冬天,雪使劲地下,堆满了整个童年,扰了一颗颗童心,不想去上学,妹妹央求我不要起床,我睡不住。一个人悄悄地溜出家门,脚步轻快得可以飞翔,穿着厚厚的妈妈做的棉衣,冻得满脸通红,一个人走七八里路去上学。

上学路上一个人都没有,伸出手,雪花穿过指缝,就化了,冰凉冰凉的。驻足,放眼望去,一切沉浸在白色的世界中,头晕晕的,风一吹,发出嗖嗖的响声,顿时,好紧张、好奇还有一丝丝恐惧。晴天时土路,坑坑洼洼,有大小石块,不好走,雪天只能顺着有三轮车辙小步前行,左一跤又一跤在雪中爬行着。

雪化了,路上结了冰脚踩上去,有时候软面面的,有时候咯吱咯吱的,两脚满是泥巴。太阳出来了,发出金色的光,暖烘烘的,我顺着太阳的方向,望天,心想:天有多高?它为什么会漂洁白的雪花?我可不可以有双翅膀?我可不可以快快长大?

燕子一拨一拨地飞走,又飞回来,女孩似乎是长了翅膀,飞离了故土,很少再踏上这条山路,只有男孩们一直在努力地走着。如若时光倒流,需多少个冬天的轮回,再能踏上童年那一片高深的天蓝?土路已成过往,尘埃落定,再也不会两脚泥巴。

石水泉

t0185824fb0ad9b8523.jpg

石水泉的泉壁、泉身、泉底、泉口,她的一切都是石的,被一个很大很大的石头紧紧相拥, 故名石水泉。从古至今,她养育了很多孩子。

泉水从石缝中渗出,泉水清冽澄碧,镶嵌在泉口的苔藓像绿色的毯子,她的心情如同随风飘动的云,忽上忽下的,有时泪眼汪汪,有时候吹着欢乐的泡泡,每天在阳光里发光,像不朽的精灵,不管人世沧桑,总是不停地唱着它自己的歌。

夏天的中午,泉水散发着凉凉的气息,蝉起劲地叫唤,徒给炎热的季节增添了几分活跃的氛围,无法午睡。

我们几个孩子,背起水桶,挑起水担,冲出家门,奔向石水泉。由于夏季天气炎热,邻村的水泉一到夏季就干涸,石水泉要供养七八个村四五百户人家的用水,不能像平时一样去就能舀上水,需要排队等候,那时我们称作守水,不论是哪个村的,必须按先后顺序排队等候。

大人都下地干活,守水一般是孩子们的活计。不同村不同年龄的孩子聚在一起干同一件事,可有趣啦,很是热闹!由泉水引领,谁也不去抢先,谁也不去插队,相互谦让,只是耐心等待,有时候今天排的队,明天才能舀上水,无论白天还是黑夜,水泉那儿总是最热热闹闹。

多少年过去了,由于国家各项惠民政策,饮水工程的实施,村里每家每户都装上了自来水,石水泉的水就那样走了,永远那么欢快,永远冬季温暖,夏季清凉。

t01bbe655b72695ee3b.jpg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监制:马媛媛责任编辑:唐三乐本期制作:韦照红